2014年05月21日

「素材 · 思辨」文明的细节:我们想地走在高楼之下

  高楼时代,人们面对更复杂的垂直空间、水平空间,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的边界也更加清晰。不仅仅是高空抛物,许多居住细节都有待较真。比如电梯抽烟、便溺,以及电瓶车、自行车占据消防通道,易燃生活物品长期占用楼道等问题。如何帮助人们真正适应高楼时代?法律法规不能缺位,制度与也要在场。

  近日,高空坠物悲剧一再重演。先有广东深圳五岁男童,被20层高空坠落的窗户砸中身亡;后又有江苏南京女童,在口被高空坠物砸伤头部。更有甚者,同一小区在发生后不久又接二连三出现高空坠物。

  高空抛物和高空坠物是新的“城市病”,而且随着人口越来越密、房子越建越高、城市建筑年龄越来越大,问题还在加剧。当然“人”的因素更不容忽视。尽管住进了高楼,一些“楼主”素养却没有同步提高。检索了一下中国判例文书网发现,从2010年至今,与高空抛物有关的法律纠纷近千起,2016、2017、2018年分别是176、209、178件,总体趋势上在增加。总的看,三类群体值得关注。一是跟子女到城市生活的老人,以前在农村习惯了往外丢东西,住进高楼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这是一个现代生活的适应问题;二是住进高楼多年的年轻人,有时抱着侥幸心理,趁天黑随手就把外卖、快递等生活垃圾往外扔,这是一个素题;三是“熊孩子”,家长疏于管理,孩子不知轻重,挑重物向外抛的结果就是引发事故,这是一个教育问题。

  高空抛物问题的难处在于:你在明,它在暗,要有效解决,离不开法律、技术与层面的共治。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高空抛物属于举证责任倒置,若造员伤亡,找不到真正“元凶”,一栋楼里的所有住户都可能要承担赔偿责任。也就是说,这让一栋楼里的居民,成了安全意义上的共同体,也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共同体。但总体而言,我国对于高空抛物的处罚多停留在、行政处罚和民事赔偿层面,“任性”的成本太低。相比较而言,在一些国家,高空抛物即使不造身危害,也被视为“危害公共安全”,会被认定为犯罪,而在民事赔偿时,对高空抛物的重罚重赔,远超想象。之前新加坡一位老太太,因为将家中不用的几块废木板和一个抽屉从窗口丢下楼,被判坐牢一星期。

  如何帮助人们真正适应高楼时代?法律法规不能缺位,制度与也要在场。就拿高空抛物而言,能否参考河长制、湖长制,在高层建筑多的小区探索建立“楼长制”,不定期对高楼小区展开巡楼?能否加派小区保安增强力量?而针对“熊孩子”屡屡犯事,家庭和学校都应当加强教育与管束。作为安全教育的重要一课,培养孩子的安全意识和责任意识是一体两面的,现代居住者的素养,确实需要从娃娃抓起。()

  有律师称,严重的高空抛物事故可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可判死刑。对于抛物人不明确的,将由所有可能是抛物人的居民共同承担责任。一时间,“高空抛物可判死刑”话题引发网友广泛讨论。

  其实,“高空抛物可判死刑”本是常识。如果是抛掷人故意砸人并恰好发生了把人砸死的后果,显然属于故意或者故意,确实能判死刑。

  别说是故意砸人造成轻伤以上后果,或者造成财产损害五千元以上者,构成故意犯罪,就算不是故意砸人砸物,且造成危害后果的,也由于对自己危害行为的属于间接故意,同样构成故意犯罪。

  退一步说,即使不是高空抛物,而是在阳台上放花盆或其他东西,因为没有控制好致其发生坠落,造成重伤以上后果,也构成犯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而不是仅仅对人给予赔偿了事。

  因此,除了像墙皮脱落等与房主或其他行为人无关、无法控制的意外事件外,凡是与人的行为有关的高空抛物及坠落物造成的损害,都涉嫌犯罪,应启事侦查。

  像墙皮脱落等因建筑物质量问题而引起的危害,可以通过严格建筑质量、定期强制维修、安检得以避免。但高空抛物是无法通过技术性手段进行防范的,只要留有窗口和可抛出去的地方,就无法防止有人。

  鉴于人作为动物都根据利害判断行事,也只有通过严厉且难以逃脱的责任追究,才会倒逼着人们都文明起来。(新京报)

  法院判决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堤坝。为惩治高空抛物,我们只能把“共同赔偿”当作最后的选项,而应当把主要精力花在法院判决之前。

  第一,要靠法律预防高空抛物的发生。这里,有人已经提出了法律,通过峻法高空抛物者。一方面,对于高空抛物者一旦破获,不仅追究民事赔偿责任,而且追究刑事责任,以危害公共安全罪惩处;另一方面,把高空抛物作为行为罪而不是结果罪。不是在高空抛物发生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之后才追究责任,只要发现高空抛物,就立即追究责任。这就和公共汽车超载一样,没有发生安全事故,超载也会受到惩罚。

  第二,强化对高空抛物的监管。据报道,去年8月,广州番禺区祈福缤纷世界开业时,物业管理公司在25栋楼的楼顶四角及周边共设置了120多个摄像头,基本上将整个楼的立面都覆盖。当地警方介绍,这是专门用来防范高空抛物的,在不居民隐私的前提下“看好”居民楼的外侧,一方面可以起到作用,同时一旦出现问题也能取证,不至于让全楼居民替肇事者“背锅”。其他地方也借鉴安装摄像头高空抛物的经验,特别是那些已经多次发生高空抛物的小区,更应当考虑采取这种做法。这里可能涉及的问题无非是费用和施工问题,小区通过自有产权资产经营从物业分得的收入完全可以用于此项支出,只要业委会通过即可。

  第三,在高空抛物事故发生后,要把主要精力花在破案上。这就好像交通事故逃逸,警方需要的是千方百计破案,找到肇事司机,而不是简单地来个“共同赔偿”。东莞女婴被高空抛物致伤案发后,当地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由刑侦介入调查。有不少热心网友也提出,是否可以提取苹果上的DNA进行侦破。这个做法终于派上用场,并很快找到了肇事者,这一结果令人欣慰。

  只有对高空抛物进行综合治理,把不合理的“共同赔偿”压缩到最少,才能在处理此类案件中最大限度实现公平。(青年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